2015/02/09【中時電子報】我們的城市竟容不下一隻狗

2015/02/09【中時電子報】我們的城市竟容不下一隻狗


(執筆:黃麗如)

   

頂著10度低溫,愛心媽媽楊曉萱半夜摸黑在新北市河濱公園為流浪狗換水、放飼料,看著狗群進食,然後再把用完餐盒收拾乾淨。新建設的河濱公園近期打造一個婚禮廣場,附近立了牌子:禁止餵食流浪動物。她不禁感嘆:「為何我們的城市容不下一隻狗!」

編按: 印度聖雄甘地曾說:「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就看它怎麼對待動物。」都市的快速發展,壓迫流浪動物的生存空間。甫修正的《動物保護法》明訂二年後實施「零安樂死」政策,但在欠缺配套措施情況下,街頭流浪動物悲歌不斷。本報調查採訪室即日起一連4天推出「明日城市──友善動物」系列,從城市角落出發,探索流浪動物、同伴動物、展演動物等議題,反省當下的生命教育,以期邁向人與動物和諧共存的明日城市。(策畫:張瑞昌、謝錦芳、黃麗如、陳怡靜)

在未結紮的情況下,流浪狗大量繁殖,超乎各界想像。台大獸醫學院教授費昌勇估計,台灣家犬絕育率不到4成,以全台174萬隻家犬來計算,有超過百萬家犬沒有結紮。若以50萬對、一年只生2隻保守估計,全台每年至少新增100萬隻狗。在飼主無力飼養或是照料不佳下,很可能淪為流浪狗。

黑暗騎士愛心不被諒解

30出頭的楊曉萱在貿易公司任職,過去15年來經常到新莊體育場與五股這段水域餵食流浪貓狗。她在河岸散步,看到滿身皮膚病的流浪狗,非常同情,於是自費帶狗群去看醫生、幫他們上藥、抓狗去結紮,日日夜夜看護牠們。她月薪僅3萬多元,這筆錢除了養自己還要養河堤一帶上百隻狗,每天花2小時從新莊一路照顧到五股,除了餵食還要和狗隻互動、訓練,常常忙到凌晨3點才結束。

和楊曉萱在這個水域幫忙照顧流浪狗的愛心媽媽約30位,亦即大家所謂的「愛媽」,自稱是愛媽一員的作家朱天心在《狗媽媽深夜習題》書中稱這些愛媽是「黑暗騎士」,但她們的善意卻不被外界諒解。

她2年內為千隻狗結紮

雖然「愛媽」努力帶狗去結紮,楊曉萱兩年內抓了一千隻狗做絕育,但流浪狗的數量似乎沒少過,她說:「棄養問題不解決,流浪狗的問題也無法解決。」

農委會每5年進行全國流浪狗調查,2009年統計約8萬6千多隻,但費昌勇認為實際流浪動物數目遠高於這些。他指出,公立收容所收容數和棄養數是正相關,這幾年收容所收容動物都突破11萬,這也意謂棄養沒變少,以2013年7月爆發狂犬病為例,8月全國收容狗數就暴增。

流浪狗議題讓「捕捉、結紮、回置」(TNR)成為許多縣市的處理方式。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常務理事林雅哲說:「大規模絕育可以阻斷流浪動物的繁殖,再配合疫苗及回置後照顧,應該可以解決流浪動物的問題。」以台北市動保處和民間團體合作為例,實施街貓TNR,一年內街貓數降低50%。不過,不少人擔心流浪動物絕育後,生命依然坎坷。台灣之心執行長劉晉佑說:「TNR不是仙丹,但若不做,什麼事都不能解決。」

看看國外的例子,費昌勇說:「澳洲的絕育率達9成,自然沒有流浪動物。」林雅哲指出,非都會區半放養又沒結紮的動物亦是流浪動物主要來源,落實絕育刻不容緩。

禁止餵養 不如學習相處

台灣大學關懷生命社7年內結紮3500隻流浪動物,他們曾在華山文創園區舉辦「看不見的迫遷」活動,點出都市人無法和動物共處的現象,活動總召盧莞宜說:「我們的城市為何不能跟動物共處?」

人要學習如何與狗相處,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理事長林憶珊表示,「民眾看到狗不要尖叫或拿棒子打,這些動作都是挑釁。反之,要冷靜的像石頭站著,狗自然不會理你。她認為,河濱公園與其掛著牌子「禁止餵養流浪狗」,不如教導大家與流浪狗相處之道。

聖雄甘地曾說:「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就看它怎麼對待動物。」面對每年爆增百萬隻狗,各縣市除了推動TNR,民眾也須將心比心,既然認養就不要隨意棄養。

原文網址: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209000322-26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