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心平安.島上ㄌㄧㄚˇㄋ一ㄠA郎

​望心平安.島上ㄌㄧㄚˇㄋ一ㄠA郎


文/周妤靜
    
2014年的8月,充滿陽光,快要變成剝皮辣椒雞的兩個禮拜,我在隨處都有美景及溫馨故事的望安島。

望安真的是一個貓貓島,不愧我們(表面上)是以抓貓為目的前來。為了抓貓,我們可以躲在雞舍、豬舍裡好幾個小時,不畏腳底螞蟻咬、空中蚊子叮、雞屎豬屎味,因為我們相信絕育一隻貓可以減少無數隻貓的痛苦,同時,這也是我們享受望安人事物的交換條件、工作義務。

抓到一隻貓,等同於一次成就達成,而成就達成不分地點及方式,起初老實地在平地上找貓,業績就超差,到後來鑽遍小路小洞,把誘貓蓋放在西瓜田及花生田中,或揣測自己就是一隻貓,脫下鞋子躡手躡腳地學貓走路,才算真正掌握了抓貓的技巧,享受到更多的成就達成。有次同伴阿豪與建樺直接用大垃圾桶蓋貓,他們真的蓋住了!但貓咪還是靠著軟骨功,成功從垃圾桶的洞中逃逸。

有時我會假設自己是望安的貓貓,有天吃飯吃到一半,突然被抓進小小的籠子裡,被迫與親朋好友分離之外,還得擔心接下來會有什麼酷刑降臨到自己身上,恐懼與驚慌使每分每秒成為折磨,想到這裡,就會對被抓來結紮的貓貓感到抱歉……在原放貓貓時,心情多少會舒坦一點,也會跟他們說加油、要好好活著之類的話,但心中還是有些矛盾-原放之後,靠自己生活真的是種解脫嗎?還是仍在夾縫中求生存呢?流浪動物這個不被社會接受的角色充滿心酸與矛盾,我想「絕育」真的才是最好的解答。

我們每天靠著電動機車來回巡邏著望安島,不論清晨、日正當中、黃昏或夜晚,不同時段的望安有著不同樣貌,全被我們收入眼底,這一趟志工換宿的cp值真的很高。絕大部分的居民對我們非常友善,他們都稱呼我們ㄌㄧㄚˇㄋ一ㄠA(抓貓的的台語),且熱心的他們經常想要幫助我們,在我們偷偷觀察遠方的貓咪時,大喊一聲:『那邊有貓!』,他的好心提醒讓貓貓嚇到迅速逃離,也讓我們哭笑不得;水庵廟口的阿嬤很疼貓咪,經常餵牠們吃魚,為了幫我們抓到貓貓,阿嬤還捧著自己的晚餐,不停地把嘴裡的魚肉及飯吐到貓蓋下,我們後來都擔心阿嬤會吃不飽,但那畫面很令人懷念,每次想起都覺得溫馨。

種種的回憶讓我想再前往望安,我想念那裡的貓貓,想念當時的夥伴,想念望安的人文及美景,特別是清澈海裡的生命力,這段歷程會被好好的收藏在我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