頸如刀割的承諾,呼吸是種奢求!

頸如刀割的承諾,呼吸是種奢求!


孩提時候,牠的頸部被繫上了一條項圈,與人類連接上了愛的線條。只是,不知怎麼開始了流浪的日子,隨著春夏秋冬變化,身子漸漸地長大,脖子上的圈圈卻沒有跟著擴大。慢慢、慢慢、慢慢切入了皮肉之中,也因此讓血液無法流通的頭漸漸地腫脹了起來。

頭很大,身體很瘦,我們管牠叫小豬哥!

在長約五十公尺,幾乎看不到對向出口陽光的狹窄水溝涵洞裡,我們只能使出當兵新訓時習得的「竹節蟲行進法」,用手肘與腳尖頂地往前爬。在這充滿沼氣與爛泥的洞穴中爬行,完全沒有帥氣,只像跌入糞坑溺斃的落魄。
不過,最難的還是把隨時都會斷頭的小豬哥從水溝裡拖出來;平時,頸部的皮一抓就可以拎著走,但這個狀況實在是不知該如何出手?只能輕輕、慢慢。總之~到了醫院,拆下了那個據說已讓牠的頭腫了超過半年的項圈。脹到不行的豬頭,血腥脆弱的頸子,空氣中充滿著爛泥與腐肉交雜的味道,實在難以想像那到底一段什麼樣的日子?!

對許多狗來說,項圈是與飼主之間的承諾,但缺少思量的合約,卻往往成為從此一刀兩斷的凶器。小豬頭正在醫院裡努力,解下項圈後一大圈的環狀鮮紅傷口,還需經過一些時間的感染控制,接著需要手術刮除局部壞死的組織,我們一起為牠加油吧!

除了幫忙集氣之外,也希望藉小豬哥的故事讓大家知道「幼犬不可以戴項圈!!」
捐款幫助小豬哥:http://goo.gl/yRjVVG
(多出款項將轉給其他動物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