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不再生生不息 撰文 志工王白石

流浪不再生生不息 撰文 志工王白石


狂賀!
志工參加善耕365公益徵文拿到金獎!

【文章內容】
流浪不再生生不息
志工/王 白石

因為不捨,我開始了下鄉絕育這條路。
12夜的故事,讓民眾對動物收容所出現了不一樣的聲音,有人怒罵收容所環境的惡劣、飼主的棄養、繁殖場的無良,有人感概生命的倒數、錯過的遺憾,有人質疑立法的失敗、政治的操弄,在眾多不同聲浪下,『台灣之心』,一個成立沒多久的小團體,選擇了下鄉絕育這條路,何謂下鄉?簡單來說就是將都市的資源及人力一狗票全帶入了鄉里。因為城鄉差距的現實,年輕人多數選擇到都市工作謀生,留在鄉下的多數為年邁的老人或是年幼的孩子,他們不在意什麼血統不血統,就這樣飼養著不知道誰拿來丟,莫名走到我家門口,看牠很可憐又趕不走就只好給牠一口飯的寵物,但又因為絕育觀念不足、半野放式的飼養、醫療資源短缺、經濟條件不佳等多重因素複雜交錯下,接踵而來的就是一窩窩出生的幼犬,生命本該是喜悅的,如今卻變成了生活上的沉重負擔,在無從選擇之下,只能任其自生自滅、流落街頭,也衍生出不少環境衛生、交通安全、防疫漏洞等公共問題,更加重民眾與流浪動物間的對立衝突,多年來公部門只是選擇不停地捕捉撲殺,但流浪動物的數量仍不見縮減,因此正確阻斷源頭控制數量,這樣現存的流浪動物,才能獲得更大的生存機會,『巡迴下鄉絕育計畫』就這樣開始了。
每個下鄉現場,都是我們的戰場,空蕩蕩的場地,靠著志工與醫療團隊,不分男女老少七手八腳搬搬抬抬才能布置完成,一箱箱沉重的手術器械與藥物,一張張簡陋的桌椅,充當著臨時手術台,一切雖然簡單卻不馬虎,從一開始報到手續、麻醉、理毛、搬運、術後觀察、返家照顧衛教,全都是靠志工們分工合作,有時遇上人力短缺時,還得一人分飾多角,寧可累,也不能讓下鄉絕育的品質大打折扣,因為,我們面對的都是生命。即使天氣再悶再難受,也不能開風扇透氣(亂飄的毛會破壞手術無菌區),只能任由汗水大滴小滴滴落土,還記得有回在嘉義竹崎下鄉,醫師群、志工群全都被熱到頭昏眼花,現場只有一台小小的電扇運作,對象還是躺在術後區待復原的狗兒(怕現場太悶會熱壞動物),有時還會遇上燈光不足的麻煩,也只能瞪大眼睛,專注心力只求每一個手術步驟都不出錯,另外每隻前來結紮的動物,一定會施打疫苗並植入晶片做寵物登記,多了幾道程序相對的也增加不少工作量,但協會希望能藉由這樣的關係連結,讓飼主對於自家寵物更具有責任心,一旦飼養就不該隨便遺棄。
『沒有流浪動物的國度』,這樣完美的結果,德國做到了,反觀台灣,面對流浪動物的問題,還有很多層面困境必須一一解決,但每項改變都需要時間(長短)、需要經費(高低)、需要人力(多寡)、需要執行、需要教育,當然不可能單靠絕育一條路就能輕鬆解套,但如果我們甚麼都不做,那問題只會無限擴大,越大就越難處理,今天無論你是不是一個愛動物的人,相信你也不希望或不喜歡看到街上有一堆無家可歸的動物在遊蕩,天地萬物,人類不是唯一的存活者,停止不人道的撲殺,選擇更文明的方式對待動物們,這條路很漫長,但期望有一天,台灣也能成為沒有流浪動物的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