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1【寵伴特別企劃】另一種選擇!政大以「校園流浪犬」建立與狗的最適距離

20200401【寵伴特別企劃】另一種選擇!政大以「校園流浪犬」建立與狗的最適距離


原文網址:partners.ltn.com.tw

---

記者賴玟秀 / 報導 政治大學尊重生命社/圖片提供 / 攝影

國立政治大學位處文山木柵近山區的位置,附近新店溪流經而有綿延河堤,也因此學校一直以來都有「浪浪」的問題,其中又以「流浪犬攻擊」問題最為困擾,學生社團「尊重生命社」,基於人道管理、尊重生命與保障學生安全的考量下,嘗試在浪犬與人之間找出平衡共存的空間。


責任、階級、定位3原因!以「校園流浪犬」取代「校犬」


過去校園中狗群龐大。(圖片提供/政治大學尊重生命社)


政治大學尊重生命社(後簡稱尊生社),創立於2009年,至今已滿10年,創設之始就是為了推行以人道的方式管理校園流浪動物,推行以TNvR來取代捕捉的方式,宣揚尊重生命的理念與實踐。

隨著近年「校犬」議題正夯,被問到尊生社為何不將校園內的「浪犬變校犬」時,現任社長劉任竣提出了3點說明:

1.責任問題:若將浪犬收編為校犬,勢必就須植入晶片並進行寵物登記,雖然目前農委會已開放法人登記為飼主,但登記後續的各項照顧、支出的權責問題,卻難以歸屬。是要由社團負責抑或由學校專屬職員負責,加上校園目前流浪犬多來自於特定人士的餵養,是否能確實管理犬隻又是一大問題。

2.階級問題:什麼樣的浪犬可以成為校犬?假設學校與社團接收了一批浪犬做為校犬,當有新的流浪犬出現時又該如何處置?若收為校犬,後續經費、人力、空間等資源勢必會有問題,就像是許多縣市政府的收容所一樣;然而若是有浪犬與校犬的分別,就像是把生命做了階級分類一樣,事實上並不公平。

3.社團定位:若浪犬由社團接收為校犬,將每天餵養、遛狗等做為主要活動,可能會讓社團較為受限在「養狗」的生命教育上,社團資源也得投注較多在這些特定動物身上,就沒有其他資源或能力,去幫更多可能在第一線更需要協助的動物。

因此,政大目前不論是尊生社或是校方,都默契的以「校園流浪犬」的方式來進行管理,劉任竣表示:「當有同學發現流浪動物,社員們通常會先去通報地點觀察,若有長期留下在校生活的跡象,就會採取TNvR搭配精確捕捉的方式,進行捕捉、絕育、原地回置,若為『問題犬貓』,則會再報請學校和動保單位協助,後續社團也都會盡量協助送養,希望幫牠們找到一個更安穩的家」。


尊生社與校園流浪犬「又遠又近」的關係


政大的校友幾乎都認識牠,去年爪爪因病過世了。(圖片提供/政治大學尊重生命社)


目前校內唯一的校園流浪犬虎斑(或叫花花),常常會進教室一起上課,學生老師都見怪不怪。(圖片提供/政治大學尊重生命社

去年,因學內出現多起校園流浪犬咬人事件,經過校方修訂《犬隻管理原則》與動保單位的協助處理,任意帶浪犬入校餵養的特定人士已不得入校,其他具有攻擊傾向的浪犬也已由動保處協助處理。其他親人的校園流浪犬,有的成功送養,有的則因生病過世,目前就僅剩一隻米克斯虎斑犬「虎斑」(也有人叫牠花花),常於校內活動了。

一般來說,除了協助抓紮和定期帶至醫院檢查、施打疫苗外,劉任竣說:「尊生社對於校園流浪犬,比較會是採取『需要時介入』的角色」。像是去年年初,校園常駐的溫馴浪犬「爪爪」生病了,因為流浪犬飲食難以管理,長期高鹽高油的不當食物讓牠的腎臟出了問題,當爪爪生病不適送醫治療時,尊生社便介入協助包含募款醫藥費、尋找照護中途等事宜,直到爪爪最後因腎衰竭過世。

而現在還在校園活動的高人氣浪犬「虎斑」,過去在2018年也曾因關節發炎與十字韌帶斷裂需進行手術,尊生社從中協助募款幫其治療,術後也為避免虎斑體重過重繼續造成關節負擔,社員更花費了大量心力幫牠減肥,並向其他學生宣導「不過量、不隨意餵食」。現在,虎斑仍常常出沒於部分教室或學校附近的便利商店,尊生社社員除了定期關注留意,其他並不會過多的干預虎斑在校的生活。


走出校園!學著從根本降低浪犬問題


社團推出「尊生週」義賣商品並將部分盈餘捐給動保團體。(圖片提供/政治大學尊重生命社)


擔任志工前往下鄉絕育是社團重要的活動之一,圖中為協助術前剃毛。(圖片提供/政治大學尊重生命社)


其實,政大位於鄰山近郊處,校園內動物往往不只有犬貓,還有不少鳥類等其他動物,面對排山倒海的動物求助相關訊息,單靠單薄的社團力量難以隨時協助,所以更多時候會是社員們以社團內對於動物認識的專業,提供求助者合宜的初步處置指南或相關單位的聯絡方式,以達即時處置。


沒有校犬需要時刻照護的尊生社,除了基本社課、義賣週活動之外,多了很多時間和機會走出校園,他們加入第一線「下鄉絕育」的行動,定期和「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合作,前往協助獸醫團隊執行各地犬貓結紮;也會前進中小學進行動保觀念的推廣,以及利用寒暑假前往花蓮的私人狗場幫忙。或許不像「校犬」能直接為這些浪犬提供一個完整的家,但「校園流浪犬」卻也創造了一個學生與浪犬的「平衡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