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R問答

TNR問答


一、台灣是否能由政府帶動全面推行TNR?
答:解決流浪動物問題是政府的責任,不論是捕捉威脅人的犬隻或阻斷溫和犬隻的繁殖都是必要手段。以飼主責任制之崩盤為藉口,將阻斷流浪犬隻繁殖的責任推給民間組織,將因資源不足、規模不夠而毫無效果。真相是:全國各主管機關每年都編列大量經費做為寵物絕育補助之用。
可以補助有飼主的犬隻絕育卻不能為造成社會問題的無主犬隻絕育,這是什麼觀點?認為幫無主犬隻絕育違反飼主責任的概念,為有飼主的犬隻出錢卻未見其反對,這又是什麼主張?

二、政府可否在一偏僻地區試辦TNR,視其成效再研究推行全國之可能
答:TNR是人道減量手段,與問題犬之捕捉與否根本無關。將未被捕捉而在原地不斷繁殖的犬隻施行絕育手術阻斷繁殖有任何的害處嗎?必須經過實驗才知道絕育的狗不會再生嗎?
請問「TNR加上檢舉捕捉」與「單一檢舉捕捉」,何者能較快降低流浪犬數量並減少發情群聚的困擾,需要經過實驗才能知道嗎?
凡事皆應先經實驗的說詞看似科學,其實只是徒具形式的假科學。如果在偏僻區域試辦TNR將可能造成其他區域的流浪犬被棄置此區,而影響實驗結果。這樣的實驗設計本身就是不科學的。若需要實驗數據,台北市早已施行歷時數年,涵蓋範圍達超過二百個里的街貓TNR計畫,減量效果卓著,何需另做試驗。
由於TNR僅是減量手段,對貓狗的減量效果並無差異,至於安全問題則另有檢舉捕捉制處理,與TNR並無關連。有人舉許多國外TNR失敗的例子,認為TNR是不可行的,卻無視無在地團體所推出的對策涵蓋了三合一(下鄉絕育放養犬隻)與二合一(流浪犬隻TNR)以及保護民眾的精確捕捉,其完整性遠超過了他們所列舉的他國經驗,請不要妄自菲薄、自我矮化、自我殖民。只要所謂先進國家沒有的經驗,台灣就不可行。我們應該自我期許以在地經驗與在地智慧解決在地問題,成為處理流浪動物的(先進)國家。

三、如何解決TNR衍生問題
答:所謂「TNR衍生」的問題其實就是「街頭犬隻」所帶來的問題,除非我們的策略是在短時間內採用大撲殺的手段使街頭無狗,否則就不能把這些問題說成是TNR所衍生出來的。
但目前政府針對流浪動物之管理唯一的策略是有檢舉才捕捉,在此模式下未被捕捉的犬隻繼續不斷的繁殖製造新的問題,TNR的實施正好解決了單一檢舉捕捉制所衍生的問題。
檢舉捕捉制是流浪犬隻的行為管理,TNR則是數量管理,兩者正是相輔相成,毫無矛盾之處,並非施行TNR就不能捕捉或採捕捉制就不能並行TN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