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動物保護法》修法有好多疑問嗎?你一定要看的《動物保護法》修法大解析! - 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

對於《動物保護法》修法有好多疑問嗎?你一定要看的《動物保護法》修法大解析!

 5,606人點閱

Q1:為何要特別定義流浪犬貓?

A1:沒有定義,就無法管理!《動物保護法》獨漏流浪犬貓!

在台灣現行動保法中,將所有犬貓皆視為寵物,並以寵物的管理辦法,針對飼主加以管理。但流浪犬貓沒有飼主,因此成為《動保法》中缺漏而無法管理的一塊。《動保法》中,對於寵物的飼主責任、經濟動物與實驗動物的利用都有加以規範,野生動物也在《野保法》中有所保護,只有流浪犬貓在《動保法》中沒有名分,這使流浪犬貓只能採取寵物的管理模式,實務上卻很難套用。因此唯有定義家犬貓與流浪犬貓的不同,才有辦法進一步提出適用流浪犬貓的管理與減量對策。



Q2TNvR容許犬貓在街頭上生活,會造成飼主責任不張。所以不可以入法!

A2:造成飼主責任不張的原因,是沒有落實寵物登記!支持TNvR,卻不支持其法制化,等於只支持半調子的TNvR

認為TNvR會導致飼主責任不張的人,可能是覺得民眾會在TNVR區域棄養家犬貓,但其實,寵物棄養的問題一直存在,雖然《動保法》中對飼主責任有明確規範,在宣傳與執法上卻始終力有未逮,導致晶片施打率不佳,更無法針對棄養之飼主究責。如果晶片施打率接近100%,則該區若發生棄養問題,就很容易被發現並防治。

台灣存在許多流浪犬貓,已是不爭的事實, TNvR的目標是阻斷流浪犬貓在街頭繁殖。而棄養問題,應該藉由落實飼主責任解決,而非反對能阻斷流浪犬貓繁殖的TNvR。飼主責任和TNvR應該並重,缺一不可。

目前若由公部門做TNvR,在主動回置(R)的步驟,可能會有棄養的疑慮。但沒有公部門的資源投入,只單靠民間做TNvR,將無法於短時間內做到大規模絕育,使絕育速度遠不及繁殖的速度。因此TNvR法制化是必須推行的政策。

 

 

Q3TNvR會傷害野生動物!

A3:在野生動物與流浪犬貓的衝突熱區,我們支持捕捉移除!

流浪犬貓嚴重造成野生動物傷亡的區域,例如:陽明山國家公園、壽山國家公園。這類地區不應餵食流浪犬貓TNvR的處理方式確非首選。但如果國家公園區域內的流浪犬貓已經因為棄養、餵食而大量繁殖時,最理想的處理方式是採取全面的捕捉移除,移除後可採收容、送養等方式處理;然而若收容空間不足或送養能量不夠,應採次佳的處理方式,亦即在衝突最多的熱區採用捕捉移除,其餘區域採取TNvR,即刻阻斷流浪犬貓數量的增加,並禁止餵食,以防止更多外來犬貓移入。


 




Q4 TNvR讓流浪犬貓生活在街頭上,出事了誰要負責?

A4:以「公民陪審式精確捕捉」方式移除有行為問題的流浪犬,才能保護民眾!

由於收容的空間有限,故全面捕捉收容是不可能的,因此對於未被捕捉的貓狗,必須有減量機制,也就是TNvR,而為流浪犬貓絕育也可以解決因發情群聚、懷孕護幼而產生的行為問題。

針對有其他行為問題的犬隻,我們主張採取公民陪審式精確捕捉以保護民眾有行為問題就該妥善處理!實行TNvR的好處在減少流浪犬貓數量的同時,也減少了衝突發生的風險。唯有採取TNvR加上公民陪審式精確捕捉,才可以真的保護民眾安全。真實的狀況是,若不結紮,又不能全面收容,那流浪動物問題永遠無法解決,出了事也無人能負責。

現行台灣社會,沒有辦法要求一個沒有流浪犬貓的環境,但透過絕育、公民陪審式精確捕捉、教育宣導、稽查、救援、收容、送養等各種方式並進,卻有可能逐步降低乃至消除流浪犬貓所帶來的風險。

 

Q5:餵食的愛心人士這麼喜歡餵狗,為什麼不帶回家養?

A5 愛心人士並不是喜歡餵狗,更無法收容全台灣的流浪犬貓

目前街頭既存流浪犬貓數量過多,沒有人能夠收容所有的犬貓。愛心人士並不是喜歡餵狗,與一般飼主不同,愛心人士沒有主動取得動物所有權的意圖,而是基於人道精神,提供無家可歸的動物基本生理需求。然而,提供食物確實造成流浪犬貓群聚及民眾困擾,因此愛心人士也有義務配合、協助流浪犬貓的絕育,同時分擔社會責任。有了餵養者的協助,絕育工作將會事半功倍,同時我們也和愛心人士推廣分散、乾淨餵食,降低人與犬貓衝突的可能。

 

Q6TNvR把犬貓放回街頭上,無法顧及動物福利

A6:國家沒有資源將全台流浪犬貓收容集中管理,並同時兼顧動物福利。

覺得流浪犬貓在街頭生活沒有動物福利,多半是因為看到人與犬貓之間有激烈的衝突,造成人們採用激烈的手段,去除犬貓的存在。唯有靠著大規模的絕育,才能讓犬貓數量逐漸下降,降低人與犬貓的衝突。而絕育後放回街頭上的流浪犬貓,有很大的機率,因為不再因發情懷孕而產生相對的行為問題,大多能被人類接納並和平共處、在熟悉的環境中平靜度日。

 

Q7TNvR需要大規模才有成效,這樣是否會浪費資源?

A7:任何解決方法,只要規模不足都是浪費資源。

想要解決流浪犬貓數量問題,不論是收容、絕育甚至是撲殺,只要規模不夠大都勢必會失敗。過去近二十年的收容撲殺制度,其實也沒有解決問題。因此只要規模不夠大,無論用哪一種方法處理流浪犬貓的問題,都是一種資源的浪費。而我們選擇的是於人道及務實層面都能兼顧的大絕育,也唯有執行大規模的流浪及放養犬貓絕育工作,才能徹底根絕問題。

 




Q8:預先精算犬隻數量是否必要?後續又該如何維持成效?

A8:數量預估有前提,若無法達到前提,則其必要性遠不及推行飼主責任及絕育的行動。

數量評估的執行與否,其前提是能迅速精準的預估,且在短期內能快速又大規模的進行捕捉、絕育、回置。若沒辦法做到以上兩件事,則因犬貓數量變動極大,數量評估將會離實際數量差距甚大,進而喪失預估的意義。

但並不是說無法評估的地方就不該做TNvR,我們仍能以自身資源盡量為該地的流浪及放養犬貓絕育,除了立即解決發情群聚、個體繁殖數量增生的問題,同時以實際的行動,推廣絕育、飼主責任的理念與重要性。

不論有無事先預估數量,都有可能出現沒有捕捉到,或是從鄰近區域移居來的未紮犬貓。而最了解各地流浪犬貓狀況的人,就是餵養人(俗稱愛爸、愛媽)與在地居民了!因此TNvR的執行者應該與餵養人及在地民眾協力,由其觀察是否有尚未結紮的流浪犬貓,一旦發現TNvR的漏網之魚,就立即通報TNvR的執行者來結紮。

 

Q9:執行TNvR及公民陪審式精確捕捉的人力從何來?

A9:顧及人道與效用的源頭管理政策,可成為公私部門協力的計畫。

2017年前,政府仍以撲殺做為解決流浪犬貓的政策之一,因此關心流浪犬貓議題的愛心人士多半不願意協助政府捕捉犬貓,進而導致民間與政府的對立。但在零撲殺政策之後,許多地方政府開始積極推「大絕育計畫」,讓早就在做絕育工作的專家、民間團體、志工們願意出一份力,這些人未來將可與政府合作成為執行TNvR及公民陪審式精確捕捉的人力資源。並在公民陪審式精確捕捉及絕育捕捉的查訪及捕捉技巧上,與主管機關互相支援與交流。

 

Q10TNvR需要很多配套,沒有配套的TNvR我不支持。

A10: 解決流浪犬貓問題有許多面向,TNvR僅為配套之一。

解決流浪犬貓問題有很多不同面向,包括TNvR、家犬貓絕育、收容、送養、教育宣導、稽查、飼主責任、政策倡議等等,無主流浪犬貓的絕育僅僅是其中一環,其本身就是解決問題的配套之一。強調TNvR的重要性是因為目前的法令使其窒礙難行,而且限制了它的規模。我們當然支持能解決問題的所有配套,也致力於處理其中的每個環節,但我們認為,討論配套措施不應只針對TNvR,而是該更全面的檢視還有哪些環節需要補強。TNvR不是全面取代現行工作,而是加入並補足目前無法管理的缺口。
 




Q11.:強取器官,剝奪動物的生殖權

A11: 剝奪生殖權與剝奪生命權,孰輕孰重?

在不為犬貓絕育的情況下,就是放任他們不斷繁殖,造成人與犬貓的衝突上升。而正是因為過去這樣,導致目前犬貓氾濫。因此若不現在立刻以絕育作源頭管理,台灣將面臨以撲殺來解決流浪犬貓問題的回頭路,與剝奪生存權相比之下,讓他們雖喪失生殖權,但能安享晚年,是更人道且有辦法解決問題的選擇。(且《動物保護法》規定,即便是有主人的寵物,都是「應」結紮的喔!)
 

回頁首